RSS
?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经济观察 >

“离散式社区”如何向“石榴籽型社会”转化

时间:2019-10-30 06:15 浏览:

近年来,随着新传播方式的不断涌现,社交方式、虚拟社区的结构方式、建构方式也不断翻新,“气球式社交”等现象此起彼伏。“气球式社交”是一种比喻式表达,意指人际关系迅速集聚、膨胀、扩散,但是又迅速散去,不再聚集的一种社交方式。“气球式社交”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聚集,又快速地解体,具有一定的“社区”形态和特点,因此,不妨把此类“易结易解”的社区形态称之为“离散式社区”。

“离散式社区”是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双重发展的必然结果 目前,人们对“气球式社交”现象出现的缘由看法不一。有人认为,“当前在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中出现这种现象,跟年轻人交往的目的、以及维持这种关系的需要有关,需求决定了关系持续的时间和必要性”。显然,从交际主体的需要阐释“气球式社交”“离散式社区”的成因不无道理。但是,“离散式社区”的成因,还需从社交主体、社交环境、社会特征以及国内国际格局等方面提供更为全面的阐释。 “气球式社交”是以社交主体的特点为基础的,社交主体的心理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社交的形态和时长。此外,社交主体、社区主体的利益、意志和思想基础,也是决定社交时长的重要因素。从历时的角度看,瞬时式社交、“气球式社交”,与持续性社交、持久性社交,或者说“离散式社区”与持久性社区,都具有必然性。也就是说,社交的时长、社区的存续,都是长短不一的,是社会本来的面貌。我们不应随着“气球式社交”的发现,就否定了社交的本原。 “气球式社交”的出现,其实也是媒介发展的必然。随着数字媒介,尤其是互联网、物联网等新的媒介传播方式的发展和普及,新的信息传播形态不断涌现,信息流动的速度加快,整个社会的运行也在不断提速,这催生了新的社交建构形态和新的社区结构形式。此外,网络传播的普及,打乱了或者解构了既有的现实社交形态和现实社区布局,形成了城乡一体、各社会阶层的一体化格局。快捷、快速、短暂的沟通,成为不同社会阶层、不同社会群体之间流动与碰撞的常态。 随着中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教育的发展,新的社会形态不断出现,新的社会阶层也不断涌现。除了工薪阶层之外,还出现了“闲适阶层”,他们富有,不需要工作,一味地享乐,不想承担持久社交形成的人情负担。这种现象,不仅在中国有,在国外也有,在日本社会中就存在一种社交文化,叫做互不相扰,推崇相忘于江湖。当然,这并不排斥可持续性社交,也不影响持久性社区的建构。 “气球式社交”的出现,是我国实现工业化后,或者说社会进入前发达时期的必然现象。新的社会形态、新的社会现象的涌现,基于中国迅速发展的现实,以及国际形势和全球经济人文交往变化的现状。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,特别是国力的增强,国家和社会为个体提供了比以往更多的交流、交往可能。迅速流动的社会关系,不仅是国家发展的需要,同时也是中国融入世界的必然选择。信息节奏、生活节奏、物流节奏和社会节奏,都在不断加快,这也需要人们不断适应快速变化的社会。 总之,无论是“气球式社交”,还是“离散式社区”的形成,都有其社交主体的需求及特点,这既是社交的本来属性,也是媒介发展、社会进步、国家强盛的必然结果,是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双重发展的产物。其治理,需要找准现实社区与虚拟社区的特点,以及它们之间的矛盾,采取由实到虚、由虚到实的方式,全面治理。 发挥政策“松绑”、社会进阶、媒体引导的功效,塑造凝神聚力的“石榴籽型社会” 显然,“气球式社交”作为一种社交方式,从微观上看,并没有什么社会危害性,严格来说也谈不上需要社会治理。但是,从长期来看,从宏观上看,其作为一种“离散式社区”形态,消极影响还是不容忽视的。“气球式社交”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社会的凝聚力,对社区的固化、社交的持久性是一种消解或解构。因此,如何看待、对待“气球式社交”或“离散式社区”,关涉基层社会的治理,关系社会的稳定与发展。 塑造凝神聚力的“石榴籽型社会”,有必要加强基层社会的治理,这需要政府带头,起统领、引导作用。比如,在基层社区的治理中,可像北京市政府借鉴,施行“政府吹哨,社区报到”,使线上线下结合,为超大型社区的治理作出表率。在基层社区的治理中,应着力打造共同的社会利益基础、共同的价值观基础、共同的思想意志基础。基层不乏正气,但也存在着歪风邪气。特别是在虚拟社区中,离心离德的现象依然不在少数,网信、网警等部门也在持续治理中。但是,在治标的同时,政府应率先而为,要强基固本。 通过法规政策给社会“松绑”,破除民间芥蒂之心。尤其是在虚拟社区中,社交主体之间不乏芥蒂之心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区的凝聚力。在这方面,应该通过法规政策给社会“松绑”,弘扬社会正气,发现、挖掘、宣扬民间社会的真、善、美。同时,对待不同的社会现象,应采取不同的态度和策略。对待“气球式社交”“离散式社区”等现象,首先,应该是引导,而不是一味地管制;其次,应该是服务,而不是盲目地压制。 应积极打造社会进阶,为民间修桥铺路,尤其是要为年轻人铺路、辟路,塑造社会阶层进阶,缩小城乡差距、社会阶层差距,扩大社会阶层的流动空间,塑造心情舒畅、干劲十足的虚拟和现实双重基层社区。同时,也要推崇建构价值多元、习俗多样、文化丰富的包容型社会。不但要包容不同的经济形态,包容不同的价值观,更要包容不同的行为样态,在法制规范下包容不同的思想形态、不同的社会意识形态,繁荣文化的多样性。 应发挥媒体的舆论引导功能,建构风清气正的媒介生态。塑造讲真话的舆论空间,允许不同的社交主体发声,保障人们的传播权、知情权,蓄养、培养、释放各个社会阶层的家国情怀。使媒体的现实空间、虚拟空间,不但能作为官方发声的平台,也能成为民间发声的平台。在这方面,央视组织实施的“我和我的祖国”的演唱形式,就充分释放了各个社会阶层的爱国情怀,值得推崇。 总之,“气球式社交”只是实体社区和虚拟社区的双重反映,是某些社会阶层社交的短暂流行色,有必要对其进行更深入的观察、认知。对“气球式社交”“离散式社区”采取包容和治理的双重关照,是推动社会进步发展繁荣的必要举措。 (作者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、博导)
?
热点新闻内容
推荐新闻文章